罪夢者

Nowhere Man

#2 心得與劇情分析、經典台詞

2019-11-10 (228).png

灰色字為經典台詞,黑字為心得分析

心得全文列表 劇情介紹

*請注意本心得是在看過全集之後寫的,大雷

*吸菸有礙身體健康,髒話有礙心靈健康

 


#2 第二章 天祐

99年林家綁票案】

  警方早就埋伏在交易場所。是警方和中碩董事長聯手,讓司機假扮成中碩董事長林關中去交錢換孩子的。萬長青綁人還想順便弄死三人幫,要三人幫在交錢地點換車,換上的車正是中碩名下的車(司機開去的那輛),阿鬼開了車去指定地點,直接送自己上警局。

  不得不說非常喜歡導演在綁票案的剪接,幾乎沒有放同樣的鏡頭但都在講同一個事件,#1末和#2頭要對應著看才容易看懂。

  接著鏡頭是阿全在監獄裡閉著眼(做夢?),再跳到他成功打電話給靜芳。靜芳的鏡頭很「飄」,就和#1阿全夢見老夏的樣子很類似(而且都有紅色光影,都是警戒的狀態)

  「名字我想好了,叫『天祐』。」

  「怎麼不進來?看見沒?像你。」

2019-11-10 (121).png

  「靜芳,我到不了。不要等我。」

2019-11-10 (123).png

 

【自由不自由】

  「會進來的,不自由的就不會是那條牆,不自由的只會是這條命。」阿全一直認為自由不自由不在於牆外牆內,他的不自由來自於殺人的罪惡感以及對靜芳母子的虧欠。

  瀟灑苦勸阿全逃獄,唯一有機會動搖阿全的,不是靜芳不是天祐,是福星。

  阿全:「他(福星)能好死,我一秒安息。」

  瀟灑:「他(福星)的好死,是回村子放風箏放到死。你他媽的就是不敢承認你最怕的就是見到靜芳和天祐!如果有一天他(福星)能好活,敢問丁師父,還是要他好死?

  阿全入獄後,早早就放下對外頭世界的留戀,他需要保護的人,就只有福星。瀟灑就著這一點,苦勸阿全一起逃獄。

2019-11-10 (182).png

 

【夢與恐懼】

  除了蔣靜芳講電話的畫面疑似是夢境,阿全再度夢到了老夏,老夏領著他逃出獄。忽然間,老夏變成了司機王慶年,王慶年嘴上滿是鮮血的笑著,問:「孩子呢?」阿全夢醒。

  回顧片頭,福星向阿全說:「阿全不要怕」阿全回應:「怕時間?怕時間,那就不是怕死,那是怕活。此句呼應了「會進來的,不自由的就不會是那條牆,不自由的只會是這條命。」對毫無希望的死刑犯來說,活著倒不如趕緊接受死刑,而阿全的心靈一直被罪惡感和虧欠綁著,不自由的是命,害怕的是拖著這命活著。

  25:00當阿全做惡夢醒來時,福星又說了一次:「阿全不要怕。」福星一直都把阿全心中的恐懼看在眼裡。

2019-11-12 (3).png

 

【逃獄】

  老夏一直在放線索給阿全,包括《紅樓夢》那本書,還有他櫃子裡的信(好像是要阿全看地址,要他去他家坐坐)。

  「你知道,這牆裡牆外的,只要一讀起《紅樓》,全都一樣。牆在那,但牆又不在那。」因為,老夏身上那本《紅樓夢》有逃獄秘笈,讀了,就能翻牆了。然而,阿全卻是藉由夢境而非《紅樓夢》,發現了能逃出去的下水道。同時,阿鬼早就和瀟灑策畫好逃獄,通關密語是「掃大堂」(據說是「清理政府」的意思,引申為反抗刑法逃獄)。

  阿鬼和瀟灑念了一長串順口溜(?),最後一句人生只比當歸長是以「人生」與「人參」諧音,指光陰似箭,須把握時光之意。

2019-11-10 (224).png

2019-11-10 (225).png

  同時,阿全因為發現了下水道口,開始相信老夏的逃獄方法成功率很高,也許動搖了?他想起老夏曾要他去他櫃子看看、去他老家坐坐,動手翻老夏櫃子,讓福星幫忙把風。阿全為了讓福星乖乖把風,和他一起背詩,李白的〈將進酒〉: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盡還復來。烹羊宰牛且爲樂,會須一飲三百杯。岑夫子,丹丘生,將進酒,杯莫停。與君歌一曲,請君爲我傾耳聽。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復醒。古來聖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。」

2019-11-12 (4).png

2019-11-12 (8).png

  阿鬼和瀟灑、阿全和福星,兩邊一搭一唱念的都教人「把握時間」。《罪夢者》在配樂的選擇、詩詞的引用,都刻意呼應故事情節,頗具巧思,但需要時間消化(人生人參那句,不查完全不知道他們倆在講什麼鬼東西XD)。

乾爹是媽媽男朋友?

  蔣天祐應該是十歲沒錯吧?已經上小學,十歲還能抱在手上嗎?這個有點令人存疑。而演員謝岩希則是七歲將上小學的年紀。

  蔣天祐很成熟,他向阿鬼說:「鬼叔,愛要說出口。我媽跟我乾爹好,我不想要一個弟弟」。還透露乾爹才剛和他與媽媽一起出去露營……露營……蔣靜芳應該是跟楊萬里在一起了吧QQ 整齣劇除了天祐被綁架,蔣靜芳最近一次的探監就是阿全要離婚那次,很有可能蔣靜芳就在那次就負氣不再探監,蔣天祐也沒有任何知道親生父親的機會。

  「鬼叔,你為什麼不姓蔣?」

  「蔣是你媽的姓。」

  「我知道,但我都跟我同學說我爸也姓蔣,這樣我比較正常。」

2019-11-10 (163).png

2019-11-10 (164).png

  整部戲看完,筆者並不覺得阿鬼對蔣靜芳有男女之情,如果有的話,他也太弱了,怎麼可以讓靜芳被楊啊萬里追走!!!楊萬里追靜芳這個舉動真的很讓人生氣!楊萬里是在值勤過程認識蔣靜芳的,蔣靜芳還是他抓的人的妻子,這樣對嗎?這樣沒有違反職業道德嗎?(若思想或用詞有誤請指正,筆者是直接聯想到「權力不對等」,和師生關係與醫病關係有點相像)阿鬼和靜芳就是青梅竹馬,既然和阿全瀟灑仍然很要好,那絕不會忘了靜芳,而且#1阿鬼在逃亡離開藏身處時,和阿全下了約定,阿鬼照顧好靜芳、阿全照顧好福星。阿全在監獄裡仍守著福星,阿鬼也在外面照顧靜芳母子。

  不過!#3靜芳心急下懷疑阿鬼的時候,故意說一句:「乾爹來了,妳叫他老公嗎?」靜芳直接賞了阿鬼一巴掌。阿鬼講的話應是故意反擊,靜芳也真的被激到賞阿鬼巴掌。阿鬼敢講這話,靜芳也真的生氣,代表靜芳和楊萬里是清白的吧?但讓人不解的就是,靜芳為何帶天祐和楊萬里一起去露營?天祐明顯比較喜歡阿鬼,靜芳願意去露營絕不會是拿天祐當藉口吧?也有可能靜芳和楊萬里只是互有好感的階段,尚未步入男女朋友的關係。

戒護員杜自強

  主演之一的許光漢登場!須注意的是,片尾寫他叫「林季子」,但名牌卻寫「杜自強」。姓林,馬上就讓人質疑是林關中的兒子,也就是十年前被綁的孩子。此集劇末,走到天祐身邊的人,身形一看就是許光漢。

2019-11-10 (227).png

2019-11-10 (228).png

  官方劇情大綱有寫「兩項邪惡陰謀的發生時間相隔十年」,關鍵點可能就是99年被綁的孩子。

2019-11-10 (128).png

 

Bug

天祐十歲?

  十歲、九歲的孩子,應該已經上了國小二年級還三年級了吧?抱得起來嗎?好吧,阿鬼確實說了很重。但依照這個年紀小孩子的思維,還會願意讓大人抱在手上嗎?(演員謝岩希是七歲)。

2019-11-12 (10).png

時間確實有誤

  開頭明明寫林家綁票案是99年發生的,是西元2010年,但新聞下方跑馬燈卻提「台北聽奧圓滿落幕」與「文湖線七月開通以來」兩件發生在2009的事。

2019-11-10 (90).png

2019-11-10 (129).png

字幕打錯

  是「中碩ㄕㄨㄛˋ」不是「中塑ㄙㄨˋ」,Netflix字幕打錯好像是家常便飯……認真懷疑Netflix是不是用語音辨識上字幕的啊==因為有些劇的字幕還會標明「遲疑聲」、「腳步聲」之類的,超出戲(更:Netflix特殊註明〔台語〕、〔遲疑聲〕、〔腳步聲〕……等等CC字幕是特別為聽障朋友的設計,不是每部作品都有一般字幕,仍有出戲問題)。

2019-11-10 (130).png

 

#2配樂】

(所貼的Youtube連結並不完全是劇中的版本)

Canon〉(卡農)

  從第一集到到這裡,有沒有發現《罪夢者》也愛用常聽的古典樂?這點筆者不確定導演的安排意義是什麼,是純粹覺得適合,還是想讓觀眾有熟悉感、貼切感?第一集小弟內鬨打架放〈In the 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〉,讓人忍不住噗哧一笑,這段阿鬼帶天祐上學,背景放〈卡農〉,有種單純溫馨感(因為音樂柔和,也因為國小很愛放這個歌),還有淡淡的哀傷。

 

  照慣例最後放我特別喜歡的情節:

  「阿鬼是陽間親屬,我他媽是個通靈的,跟你聊天像是在觀落陰。你這麼能瞑目,怎麼不早點安息?」

2019-11-10 (170).png

  笑死哈哈哈!而「觀落陰」這個詞從外省人嘴裡說出來,有種違和感,但又很親切。畢竟很多網友砲轟「操你媽」這個非本土的髒話,還有各種字正腔圓口條,當瀟灑講了「哭爸」也懂「觀落陰」,會讓人特別注意。

 

同場加映


台劇。《罪夢者》

下一集第三章:十年

【心得全文列表】

【劇情角色介紹】

【海報劇照相簿】

 

注意事項


劇照來源為NetflixFB粉絲專頁、截圖來自Netflix

除了台詞,其他文字內容為親自編寫,請多利用分享功能轉載。

歡迎與草莓分享😊 😊 😊 🍓 🍓 🍓

 

按讚打賞


如夢似幻旅程ya2.png

FB如夢似幻,旅程

IG:pink03049

Email:pink03049@gmail.com

台新銀行(812)帳號28881003855940

台新銀行(812)帳號28881003855940
點擊連結開啟Richart APP直接帶入我的帳號

支持者敬請留下大名及Email,讓草莓親自感謝您~

張草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